如何提高韌性(逆商)

如何提高韌性(逆商)

作者簡介:
本科就讀于南京大學,MBA就讀于法國ESSEC和美國芝加哥大學;大四在新東方教授GRE/GMAT/TOEFL(part-time),在巴黎MBA-Center教授GMAT
2008-2009 Amgen南歐區管理團隊商業和金融分析師
2010-2016?匯豐(香港)股票衍生品交易組聯席總監
2015年成立本質教育有限公司,任CEO

近期的新聞,朋友圈充斥著各種各樣的“自殺”事件,從之前的中興程序員跳樓自殺事件(因卷入公司政治斗爭而被辭退),到最近的數起研究生自殺事件(有因為被導師罵沒用的,有因為被導師當秘書使用的等等),讓人不禁唏噓。分析各種原因的都有,有說是因為“寒門”,有的說是IT“碼農”的悲哀,其實我個人認為真正的核心是他們的韌性不夠。而韌性在我看來,是一個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幾個技能之一。從古至今,凡能有所成就者,幾乎無不是有極強韌性之人(如古之王守仁,如今之馬云)。甚至可以說,韌性,也有人稱之為逆商(逆境商數, AdversityQuotient),是遠比智商(Intelligence Quotient)重要的東西。我既然認為韌性是一種技能而不是一種天賦,因此我認為其是可以被培養的。于是決定寫下這一篇文章。由于我的人生經歷還不夠豐富,經歷的挫折也不夠多,我想如果這篇文章能夠起到一個拋磚引玉的作用,我就不勝榮幸了。

為什么韌性是極為重要的:

韌性,即物理上的不易斷裂性,指的一個人面對壓力,失敗后堅持不懈的意志和行為。(注意我的這個定義里面一定要有“行為”二字,否則只是YY。)為什么韌性極為重要呢?我不想引經據典講什么大道理,就從金融學(Finance)的最基本的原理說起–?高回報一般伴隨著高風險。這句話用我們古人的話說就是“富貴險中求”。那么,很簡單的,要想功成名就,即獲得高回報,那么你多半需要經歷高風險。換句話說,你需要去做失敗概率較高的事情(例如創業,開拓一門新的學問等等),這就導致了你的一身往往伴隨著各種大風大浪,經歷一次次挫折失敗。而這一切之后,如果你最終做到屹立不倒,你才可能功成名就。因此,韌性幾乎是一個人成功的必要條件。這就是我一開始說韌性是比智商重要很多的原因。

那么我們應該如何培養韌性呢?接下來,我想一步一步地把壓力,挫折加大,和大家探討如何在這些挫折和逆境中堅持下來。

  • 壓力層級1 – “小人當道”

人是社會動物,我們面對的壓力,一部分是與人交往過程中他人帶給我們的。當你覺得上級或者同事難以相處,并由此感受到巨大壓力,應該怎么辦呢?例如幾個自殺的研究生,都從導師那兒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,他們有的被逼著叫老師“爸”,有的被導師罵“XXX你真沒用”,最終走上了絕路。如何應對這種壓力呢?

我覺得以下的原則是重要的:

原則1 – 接受現實?

上級罵你,并非總是惡意,很有可能是恨鐵不成鋼。如果確實是我們自己的錯誤,被罵了,放下自己的那一點點臉面(這一點也不重要),大方的說:對不起,我錯了,下次絕不再犯。我這一輩子最重要的原則和思想往往都是從挫折,錯誤中悟出來的。每一個錯誤都是學習的極為重要的源泉,人家提醒你,高興還來不及,怎么會有壓力呢?正如孟子所說:聞過而喜。當你調整好這個心態,并切實實踐這個原則 –?從今天開始,當你被老板批評,而且批評是正確的,大大方方地對他/她說,對不起我錯了,絕不再犯第二次?– 你會覺得自己的那點面子一下子微不足道了,心胸一下子開闊。相信我,優秀的領導一定會更加欣賞你,因為你是一個有擔當且有智慧(不犯二次錯誤)的人才。

那有時候的批評是錯誤,乃至惡意的呢?林子大了,什么鳥都有,如果你一輩子沒遇到幾個奇葩,相信我,那還真是一個小概率事件。我覺得關鍵是做到“外圓內方”這四個字。

原則2 – 外圓內方,直,方,大,不習而無不利:

首先是“外圓”,做人心胸要開闊,小事情不要和別人計較,例如誰多做了點工作,誰多請吃了一頓飯,別去計較,也別放在心上。有大目標,大追求之人不應該被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揪心,做人格局要大,要懂得“財散而人聚”,“吃得虧打得堆”的道理。

然而,別忘記了“內方”,孔子說三十而立,很多人理解為三十歲該成家立業了,孔子沒這么無聊,他說的是30歲的時候他的人生原則建立起來了,什么事情該做,什么事情不該做,什么事情可以接受,什么事情決不妥協,這就是內方的“方”。如果你已經進入職場,但是這些原則還沒有確立起來,我建議你花上幾天的時間,好好把這個確立,最好是寫下來。

那位被逼著叫“爸”的研究生,在我個人看來,就是太圓而無方的后果,結果他的導師一步一步的突破他的底線,(從一開始只在工作上幫忙,逐漸成為私人助理,再后來變成保姆+腦殘粉)他也一步一步的退縮,最終崩潰。事實上,這事甚至談不上奇葩,這是一個人與人交往的常見游戲,交往的雙方互相試探對方的底線,互相妥協爭斗直至最終達成一種持久的平衡(工作,談戀愛,乃至婚姻從某種程度上有這么一個過程)。而這位研究生,因為缺乏“方”,而最終沒和導師形成這么一個平衡,走向了極端。(我沒有任何支持這位導師做法的意思,我考慮的是當我們不幸地遇到這樣的人,應該如何處理

那當別人觸及你的“方”的時候怎么辦?我的回答是抽回去,絕不手軟。我用我的兩個親身經歷來具體闡述吧:

我在法國讀書的時候在一間教育機構做Part-time的GMAT老師,在我去美國讀書前,我和該機構的創始人簽訂了寫一本GMAT數學教材的合同。我準備靠著合同賺取的錢支付我在美國讀書的生活費。那位創始人是哈佛大學的PhD,雖然在1年多的合作中我發現了他不誠信的一些征兆,但我還是too young too na?ve(太年輕不懂事),合同定為我寫完教材后他應該在1個月之內把費用轉給我。于是我辛辛苦苦熬更守夜寫了兩個月,在去美國出發前把300多頁的書發給他了,誰知道從此石沉大海再無音訊。數月過去,我發了若干封郵件催問,都沒有半點回答(即使他對書有什么不滿也應該回復呀),我知道我被坑了。這時候我的“方”跳了出來,等我結束美國的學習回到巴黎后,我請了我的一位當律師的GMAT學生發了一封律師函,同時警告他若2星期沒有回復,我還會通知我在法國的學校以及美國的學校他的所作所為,并親自到他的教室把他的所作所為告知所有的學生和其他老師。最終他妥協了,我也收回了絕大部分的費用,雖然他最后靠了一張沒有錢的支票還是騙了我1000歐元。

 

另一個例子是我在香港投行做交易員的經歷。交易員們因為工作壓力巨大,而且都非常聰明,因此常常富有侵略性(aggressive),有些非常自以為是(arrogant)。老外本來講話就直接,交易員的言語就更是非常直白,各種“f**k”字眼(各種語言版本的)隨時都可以聽到。在工作中,當我做錯時,我絕對承擔責任,從中學習,并不犯二次同樣的錯誤,而當有人挑戰我的底線時,我也會毫不手軟的回擊。到后期我的外號是“cotton ball”,棉花球,因為我告訴他們我的原則是綿里藏針,小事情不會和你們計較,所以你輕輕捏一捏,棉花是軟的,但是一旦你用力了,那就是針發揮作用的時候了。每當我發火的時候,他們也會開玩笑稱,“澤宇的飛針時間開始了(Zeyu’s needle time starts)”。這樣我和我的團隊成員之間建立了很好的信任,一直到我辭職時乃至現在都是很好的朋友。

我想這兩個例子很好的說明了“方”的必要性,很多時候,該爭的時候不能手

軟,而且往往只有有了“方”你才會得到尊重。

最后,我希望大家的原則遵循“直,方,大,不習而不無利”(來源于易經,乾卦)的要求。

做人應該正直(直),有原則(方),同時要有氣度和格局(大),但也不要學習別人的爛習慣,這樣你才會無往不利。事實上,只有極少數的公司里面沒有政治斗爭,并真正做到按照每個人的貢獻和能力支付薪資。在絕大多數公司里面,你能不能往上爬除了能力外,還取決于你能否和老板搞好關系,會不會搶資源(中國人比較含蓄,往往吃虧)。在潛移默化中,很多人一開始的原則改變了,從一個正直的人變成了圓滑之人,開始玩弄起手腕,開始學會背后說人長短,等等。很多別人的壞習慣,公司的壞文化,別去學習。例如我自己,了解我的人都知道,雖然有些孤傲(not social),但絕不是一個胡亂攻擊別人的人(aggressive),也不是一個狂妄自大之人(arrogant)。高傲(arrogance)在于對環境困難性的輕視,對他人能力的低估,或者對自己能力的高估。正如曾國藩所言,“自古有才能者多敗于傲”,我希望大家的原則(方)應該遵循邏輯,客觀現實,絕不要隨隨便便被環境同化。

  • 壓力層級2 – ?“人言可畏”

其實第一層級的壓力是每一個步入社會的人都會遇到的,而更進一步,要想有所成就,我們往往需要挑戰前人的做事模式(Status quo)。Status quo是一個大家都這么做,從而逐漸形成的模式。畢竟重復別人做的事情是不會給我們帶來競爭優勢, 因此真正一流的人才善于質疑這些模式背后的前提,假設,他們是對的嗎?世界上偉大的科學家,公司等往往都是善于挑戰這些模式的,例如愛因斯坦對牛頓“模式”發起挑戰并提出了廣義相對論,又如豐田汽車對大規模生產模式(mass production)的挑戰并最終提出了精益生產(leanproduction),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。要記住,挑戰既有模式一定是高風險的事情,一開始一定會犯各種各樣的錯誤,畢竟你在探索一條新的,無人走過之路。更可怕的是,這個時期甚至不一定短,有的可能持續好幾年(例如馬云先生歷經了6年才扭虧為盈)。

在這個過程中,由于你不斷犯錯,你一定得不到多數人的理解,各種質疑之聲不絕于耳這再正常不過了,這一部分質疑之聲甚至很有可能來源于我們的至親之人。盡管他們的擔心毫無惡意,但卻往往帶來了巨大的壓力。馬云先生說過一句話,“男人的胸懷是被冤枉撐大的”,可想而知一路走來,他經歷了多少質疑,多少不理解。我個人在高中階段挑戰“把數學題目分類,背方法”的學習模式,自己探索能解決“一切問題”的思維– 數學哲學,即“數學的獨孤九劍”的過程中也經歷過各種老師的,同學的,乃至父母親人的質疑 (參見我的另一篇文章,如何學好高中數學)。

那如何提高我們的韌性,抗住這一切的壓力?我個人的答案是狂者胸次,不計毀譽。

原則3 – 狂者胸次,不計毀譽:

絕大多數人是沒有長遠眼光的,他們往往關注短期的利益而忽略長期戰略,因此不能理解你在短期的磕磕碰碰再正常不過了。只要堅持做符合邏輯,符合現實的事情,隨他們指指點點。我們心里要有這個自信:絕大多數人(短視者們)還沒資格評價我們– 這是我所謂的狂者胸次。正如王守仁先生所說,“若夫聞譽而喜,聞毀而戚,則將惶惶于外,惟日子不足矣,其何以為君子??詆毀和贊譽都是外來的,根本無損于己,人貴在自修,安然處之,做正確的是即可。反而如果過于計較,讓自己身心激憤,讓別人怨恨,根本無益于事。也像金庸先生描述九陽真經一樣,“他強由他強,清風拂山崗;他橫由他橫,明月照大江。他自狠來他自惡,我自一口真氣足?!?/p>

  • 壓力層級3 – “行拂亂其所為”

接下來,你挑戰了權威,付諸了努力,忍受住了他人的質疑,你離成功就不遠了嗎?很遺憾,沒那么簡單。很多時候,你費盡心思,“衣帶漸寬終不悔”,卻又走入歧途,怎么做怎么不順利,正如孟子所說的“行拂亂其所為”,當你做什么都是錯的時候,往往連你自己也開始質疑自己了,這時壓力巨大,我們又該如何自處?我在莊子那兒找到了答案,就是心齋。

?

原則4 – 心齋

按照道家的觀點,萬物分陰陽,從某種角度上理解,“陽”可以理解為一個人的開創性,即企業家精神 – 我可以做成我想做的任何事情! 而“陰”可以理解為一個人的局限性,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東西不是根據我們的意愿而轉移的,無論你付出多少努力。

作為一個交易員,無論我有多大的本事,由于不可能影響整個金融市場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判斷1)什么時候進 (entry) ; 2)什么時候出(exit,cut loss/take profit; 3)賭多大 (size)

辭職之后,不幸也幸的是,市場的波動性大幅縮水,我原來總結的很多市場規律,失去了作用,我費盡心思調整他們,每每覺得進步頗大,然而市場卻一而再地“打臉”,有時這些新的調整錯過很多重要的交易,有時他們引入新的錯誤的交易??傆幸环N終日勤勤懇懇卻一事無成的感覺,真是“行拂亂其所為”,一度讓我每日焦躁不安,直到我看到了莊子的心齋。齋就是齋戒,不同于一般的戒酒戒肉,這里需要齋戒的是自己的欲望功利之心,只保留自己的“氣”,即求道之心。當把功利的“我”(例如“我辭職了,很多人不贊同,我需要短時間證明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”就是這個功利的我會說出的話)忘掉,留下一顆虛空的心之后,我發現我可以更好地用這顆虛空的心去體悟金融市場的“理”- 那些不由我意志轉移的部分。逐漸的,我發現我的entry還不夠靈活,市場的規律還沒有吃透(有很多細節(nuances)沒有把握,雖小但卻非常重要),只想抓大move然而市場很多時候沒有conviction,也就沒有大move等等問題。有意思的是,那些焦躁是由功利的我帶來的,學會忘記他之后,這些焦躁也逐漸離去,雖然身體上仍然很累,但卻信心滿滿,我知道我會有突破的那一天,而且應該不遠。

 

無需刻意日日自省告誡自己,自然而然地解決了內心的躁動,正是所謂的“虛因而通道”。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莊子的寓言 – 庖丁解牛,和我經歷何其相似,雖然我暫時未達到庖丁的水平。

  • 壓力層級4 – “Everyone has a breaking point” (人人都有崩潰時)

這時恐怕就是最糟糕的境地了,例如投資創業破產,被抓入獄,死生離別等等。雖然死生離別不以我們意志為轉移,然而破產,違法在當今的大好時代卻是我們自己可以控制的。

?

原則5 – 風險管理,無論你承擔什么樣的風險,必須保證自己能夠活下來,還有翻盤的機會

要想成大事必須承擔風險,畢竟富貴險中求,然而承擔的風險,最壞的時候,都應該保留翻盤的機會。我的這一個原則是從交易中總結出來的,非常重要的原則,雖然韌性很重要,但人人都有崩潰時(everyone has a breaking point),不要把自己推到那個真正絕望之時。拋開道德價值不談,這個原則就告訴你很多事情,例如貪污,是不該做的。即使95%的概率你不被發現,但一旦事發,你一輩子就差不多了,再也沒有了翻盤的機會。德州撲克有一個“all-in”(桌面上的籌碼全部下注),在現實中千萬不要這么做。概率會告訴你,即使只有1%的可能性,如果這樣做的次數多了,你也一定會遇到的。而當你遇到了,就游戲結束了。

除了原則5,剩下的,我自己也沒有資格在這里做過多的評述,畢竟我還沒有走到這一步過。不過我想推薦莊子的書。莊子的書對于培養韌性有極為重要的作用,限于篇幅我這里就提一句,勾起大家的興趣:

莊子在《人世間》中一開始就這樣寫道:

回聞衛君,其年壯,其行獨;輕用其國,而不見其過;輕用民死,死者以國量乎澤若蕉,民其無如矣?!?/p>

翻譯:顏回聽聞衛國國君正年輕,行為專斷;他處理政事輕率妄動,卻不知道自己有失誤。他輕率地役使百姓而不愛惜百姓的生命,死的百姓積滿了山澤,如草芥一般,百姓真是無處可走了。

 

這就是莊子生活的時代的一個寫照,這是一個黑色的時代,衛國君主視人命如草芥,更可怕的是這家伙還很年輕!在這樣的時代,必然充滿各種不公,各種事與愿違,你無需犯法也有可能被抄家破產,鋃鐺入獄。相比起來我們今天絕大多數人經歷的挫折(包括我自己的),算個屁。而莊子又是如何在這樣的時代自處,追求大逍遙(《逍遙游》)呢?這其中一定有提高韌性的大智慧在。

 

知行合一,現在就在事上磨:

以上的幾條原則,讀起來簡單,用起來難。還是王守仁先生的建議:知行合一,在事上磨。我建議大家每年問自己一個問題:我今年承擔了幾次風險?犯過多少錯,扛過多少壓力?如果答案是沒什么,那么你自己應該反思了。

給家長的建議:

最后給讀到這篇文章的家長提一個建議,韌性的培養最好從孩子就開始(不代表成年人就不能培養了),有這么一種原則供你們參考:

?

原則6 – 孩子小的時候多贊揚,培養在某一方面的自尊心。

例如A,B兩個小孩本來對數學的天賦差不多,但老師和家長經常表揚B,B的自尊心起來了并自認為自己是有天分的,他就會花很多時間在數學上,且經受挫折也不愿放棄,因為自尊心有了。而A沒有得到表揚,覺得自己一般,也不會投入大量精力,遇到問題也更容易放棄,畢竟歸因于“我沒有天分”是最省力的。1,2年后他們對于數學的“天分”就會出現真正的巨大的差別,而更關鍵的,在這個過程中B孩子開始在事上磨煉他的韌性了。